【啾啾姊姊 】荒行渡人 -楔子-下

達人殿堂

 
    

  眼看掌櫃的臉色刷的發青,少年慢條斯理的從袖裡掏出一錠碎銀放 在桌邊,掌櫃立刻臉色紅潤還發亮起來,堆著滿臉笑容:「這位小爺您 別玩我,這銀子太大啦,小店找不開,不如您今夜在這落腳吧,房錢加 上麵錢正好,等等我收拾完就幫您打水啊。」這個村子的人還真是老實, 逗起來格外有意思。   「掌櫃的……」眼中的肥羊開口了,掌櫃自然笑容滿面的答應著。 「你們這兒有沒有珍釀的美酒?」掌櫃的睜大眼睛,酒?哪家客棧茶店 沒準備酒?   「我說的可不是紹興高粱,也不是燒刀子之類到處喝得到的酒,是 除了此地之外,別處喝不到的酒,自然要是好酒才上算喔。」少年說到 酒眉眼都飛起來似的燦爛了。   「有是有,可這酒不能隨便喝,只有每隔十年的大醮才會拿出來, 那是祭神用的,前兩年才剛辦過大醮,下回可要再八年您才能趕上哩。」 少年一聽連忙問著:「那這酒喝起來如何?」   「說起這黃大釀啊,」掌櫃自顧自的說起來了:「一定要在大醮那 年,收割的時候稻米不能落地,要足足在架上晒足一旬,然後打下來留 下米心,仔仔細細釀好了埋進土裡釀他個十年,期間每一年都要加進新 酒連加五年,最後五年可不能見光,等下回大醮拿出來,那酒罐一開……」   掌櫃的滿臉陶醉:「那香味啊,薰得整個屋子香啊,入口溫潤,不 覺辣,到了喉頭那個勁道冒上來,跟個潑辣姑娘似的,又甜又香還夠嗆 喲……」掌櫃樂陶陶得像是又喝了一回,少年又急急忙忙問了:「那, 你們作醮家家戶戶都把酒給喝了,沒剩啊?」   掌櫃的還在樂呼呼的:「有剩啊,我這兒就還藏了一些,上回釀酒 那年大豐收,我家多釀些,好解我這饞哩!」看到少年眼睛整個亮了起 來,掌櫃突然如夢初醒:「不不不,我們這酒不賣,您拿多少銀子來都 不賣!」   「掌櫃的你別嘴硬,你們這酒我喝定了。」少年對著掌櫃拱手一笑, 走出店家向還在生悶氣的村長一揖,朗聲說道:「大人您別著急,我幫 您把妖怪給除了,如何?」   聽到這話,眾人都轉頭過來,一看是個大言不慚的弱冠少年,引起 了一陣議論,村長老實不客氣扯著大嗓門嚷著:「小子,你是嫌活得不 耐煩是吧?你以為打妖怪跟打蚊子一樣簡單啊?你收得了,咱就叫你一 聲爺爺!」   「我才不要你叫我爺爺呢!」少年皺起眉頭,一臉嫌惡:「我也不 要金子銀兩,更別塞個女人給我,我打贏的話,你們得請我喝黃大釀。」   這下眾人都傻了,眼前這個少年身形不高大健壯,也不像有道行的 人,穿著一身素白衣裳似乎有幾分飄逸的意思,但他剛光是拴驢就費了 大半天勁,怎麼看都是個手無縛雞之力又自以為是的小鬼,這時有人支 不住「噗」的一聲笑了出來,笑聲瞬間感染了每個人,這回店家門前一 堆老頭抱著肚子哄笑許久,還有人邊揉著肚子邊喊著:「你這小子讓人 挺樂的,爺爺請你喝酒去,別說傻話了啊。」   這些人還真是好玩,少年打從心裡喜歡這些沒心機的人,村長笑到 抹抹笑出來的眼淚:「小子欸,要是真有本事,別說收妖了,你上山去 破廟裡能活著回來,我就請你喝黃大釀!」   「那我要是收了妖怪,再多送我幾罈成不成?」   「成!你能治得了妖怪,村裡有幾罈你就拿幾罈!」村長邊說還揉 著笑到發疼的肚子。   少年對著掌櫃露出非常燦爛的微笑,「掌櫃的,別把酒喝光,多留 些,我隔兩日來取啊!」掌櫃的臉又拉長了,這死小鬼,死到臨頭了還 想矇他的黃大釀。